东方时评丨老汉住进妇产医院,“骗保”如此露骨戏弄了谁?

东方时评丨老汉住进妇产医院,“骗保”如此露骨戏弄了谁?

据陕西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网站消息,对于安康市汉滨区“老人被私立医院接走住院”一事,经汉滨区联合调查组初步调查核实,反映情况基本属实。目前,已要求该院停业整顿,暂停该院医保服务资格,住院患者已妥善安置。对该院是否存在其它违法行为,由公安部门牵头、相关部门配合进行进一步调查。(5月12日中国新闻网)

针对“老人被私立医院接走住院”事件,当地官方的情况通报,可以说是避重就轻,没有说明8位老人被拉进私立医院住院的真正原因。但当地称“暂停该院医保服务资格”,由此也露出了端倪:这家医院至少存在利用住院数据造假、套取国家医保资金的嫌疑。更何况,这也是一些地方医院惯用的伎俩。问题是,这家私立医院,是妇产专科医院,将几名老汉拉进妇产医院住院,如此荒唐的“骗保”戏码,也太露骨了吧?

社会医疗保险是我国的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,为的就是让老百姓看得起病、住得起院。然而,由于医药机构监管面宽,监管难度大,骗保手段出现各种“升级版”,部分定点医疗机构诱导、骗取参保人员住院,还存在挂床骗保行为,甚至出现虚构支出、伪造病历的情况。此前据媒体报道,在沈阳一些医院,病人是演的、诊断是假的、病房是空的……看似荒唐可笑的“挂床骗保”闹剧背后,却是国家医保资金大量流失的严肃现实。

医疗机构骗保行为,可以说在各地普遍存在,在农村更为突出。此前据媒体报道,在贵州一些地方,医疗机构骗保,几乎成为一种“传统保留剧目”。如六盘水市,抽查定点医疗机构135家,存在骗保现象的有107家,高达76.30%;在安顺市,抽查定点医疗机构41家,骗保问题查出率达100%。医疗机骗保手段,更是五花八门,令监管防不胜防。医疗领域骗保行为,可以说是明目张胆,公开与监管叫板,成为刺痛公众眼球、损害社会公平的一颗“毒瘤”。比如,将几名老汉拉进妇产医院住院,这不仅是公开羞辱监管的失能,更是在侮辱群众的智商。

然而,医疗骗保行为,这种“公开的秘密”,几乎都是靠记者发现和媒体曝光,鲜见有管理部门主动查处的案例。不可否认,医保经办工作量剧增,医疗服务监管点多、面广、线长,加重了核实的难度。特别是,医疗骗保案件频发,也暴露了现行医保制度背后的漏洞和治理难题。换言之,监管缺位,是导致医保资金频遭蚕食的重要诱因,这显然更值得有关部门反思。

事实上,治理医疗骗保行为,本身就是法律题中之义。早在2014年4月21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,对现行刑法和刑事诉讼法7个法律适用问题作出解释。其中规定,“以欺诈、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养老、医疗、工伤、失业、生育等社会保险金或者其他社会保险待遇的,属于刑法第266条规定的诈骗公司财物的行为。”可见,一些医疗骗保行为,是在骗取国家公共资源,骗保医疗机构法人,理应受到刑事追责。

换言之,治理医疗骗保“硕鼠”,亟须扎牢制度笼子。首先,应将骗保“入刑”,从立法层面进行明确和规范,并制订具体操作细则。同时,防范和打击骗保行为,需要制度协同。社保部门应与公安、民政、卫生、社区等部门建立信息共享机制,密切协作,齐抓共管,标本兼治,综合治理。特别是,预防和打击骗保行为,需从细节上把关,盯牢医保金等公共资源。比如,探索建立“黑名单”制度,将骗保行为纳入国家征信体系;推行举报骗保行为的奖励制度,形成社会监督、群防群治的合力。

标签:,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