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好这个不设经济增长具体目标的2020

看好这个不设经济增长具体目标的2020

  看好这个不设经济增长具体目标的二〇二〇

  全世界都在解读“经济增长不设具体目标”。

  不设GDP增速目标的意义其实精准明确:考虑到当前国内外环境的特殊性、复杂性、发展任务的艰巨性,不必一味追求数字增长,而是真正把着力点放在“六保”上,以保促稳、稳中求进。简言之,是让发展回归“民本”。

  所以没有了那个具体数字,2020就茫然了吗?

  相反,2020年不会黯淡它应有的光彩——在谨慎、固本、保底等政策基调背后,一场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,恰将迎来最热烈时刻。

  唯物辩证法认为,事物发展是前进性和曲折性的统一。当旧的生产关系无法满足生产力新的发展需求时,整体性的变革便呼之欲出,当下,便是新一轮变革的当口。

  进入新世纪第二个十年,维系近百年的国际格局进一步摇摆,各方力量被激烈的关系调整所裹挟——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: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。

  完成改革开放40年积累的中国经济,也走到了质变的当口。国民经济今天已经建立起门类齐全、产业链完备、效率“凶猛”的工业体系;过去赚取加工制造微薄利润的中国企业,如今在众多行业领域已经走在世界前列;曾经少花多存的普通百姓,现在也有了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意识与能力。

  新的需求与渴望绵延不绝,但过往疾跑中沉淀的问题,随着近年来内外状况的嬗变,开始影响着中国这台火车头的加速度,也日益紧迫地拷问中国人的应对智慧。

  2015年以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即是对这一时代命题的解答。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,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,矫正要素配置扭曲,扩大有效供给,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,提高全要素生产率,更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,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。

  简言之,不破不立,顺势而为。

  纵观人类历史,危机往往也是破旧立新、跃升更高级阶段的开端。因为它迫使人们放弃既得利益,不惜背水一战。不设GDP增速目标,既在于确保“六保”的强基固本,也从另一方面给地方政府、企业及个人跳出窠臼、大胆创新的宽松环境。确保下限,不设上限。

  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言,外部势力的施压,始料未及的病毒,都在客观上加快了进程。尤其一场自然界的意外,几乎令所有行业都经历生死存亡的洗礼,承受了从未有过的煎熬。但与过去40年一样,中国改革开放的决心与意志并不会有丝毫游移——这份坚定正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独立于世的生存密码。也正因如此我们有理由相信,走出2020上半年低谷的中国企业乃至中国经济,必将以更加健康成熟的面貌,实现全面的复苏。(张梦然)

【编辑:朱延静】
标签:,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