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读丨只有美丽、有钱的中年女性才能“乘风破浪”?

夜读丨只有美丽、有钱的中年女性才能“乘风破浪”?

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火了。

这一点也不奇怪。这档节目播出之前,就预热了很久。它实在太有看点:30岁+的姐姐们再次登上舞台,追寻梦想。成不成女团,那都是次要的,中年人再获“第二春”的故事,大家都爱看。

何况,上节目的姐姐,一点也没让人失望。从宁静反问主持人“我还需要自我介绍”到钟丽缇直接在镜头前躺下休息,节目里的“梗”,真是一个接一个。

总结起来,大多数姐姐的特点就是:美丽如初、有才有财、不爽就怼。配合节目组?不存在的。

关于这些特点,还要从海清在电影节上为中年女演员发声说起。从那时起,“中年女演员”成了舆论场中的热词,这一群体也受到了更多关注。

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,当时有网友接着这个话题“脑补”出了一部电视剧《淑女的品格》。在设想中,主演是俞飞鸿、陈数、袁泉和曾黎。她们的共同特点是什么?就是美丽自由、有钱任性。

尽管,这部脑洞大开的电视剧到今天还不见踪影,但互联网对“姐姐”的定义,从那时起就有了雏形。之后,敢于展现自我、敢于挑战常规,成了各路姐姐身上的标签,且得到了网友们毫无保留的点赞。比方说,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之前,宁静在各种场合的“实话实说”,早就是流传甚广的段子。

直到最近,刘敏涛的一曲《红色高跟鞋》爆红网络。一方面,极具表现力的现场表演为她赢得了不少网友的好感;另一方面,这也在无形中加固了姐姐的“人设”。姐姐,就得霸气外露。

于是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不出意外地延续了上述设定。大多数观众,包括我在内,当然也是对此表示期待的。毕竟,看多了中规中矩、毫无个性的青春偶像,敢说敢做的姐姐们实在是可爱太多了。

只是,从一种“人设”跳脱到另一种“人设”,反倒让姐姐们的形象显得单薄了起来。如果追求的只是霸气,那么所谓“乘风破浪”的姐姐就沦落为网文里“霸道总裁”的变种,留给观众的除了“爽”还是“爽”。

还得回到海清当初的发言。姐姐们,或者说中年女演员,代表的到底是什么?

给中年女演员机会,就是要将影视剧的创作回归到反映生活、反映现实的轨道上去。中年人的感悟和积淀,往往是年轻人不具备的。他们的生活厚度,也是偶像剧、校园剧、仙侠剧、玄幻剧很难展现的。

换句话说,我们关注中年女性,是希望文艺作品更贴近生活,而不是将姐姐们神化,甚至是“妖魔化”。就拿宁静来说,她在中国影坛的地位自不必说,但我们更希望关注的不是她的“怼人”,而是她这么多年来对艺术创作的看法和观点。

中年女性不会个个都像荧幕上的姐姐一样,光彩照人、美丽如昨。更重要的是,“霸气”的姐姐和日常的生活相差太远。很难想象,上有老下有小,奔波在职场的普通中年人,会整天忙着怼天怼地。

中年人的生活困境,从来就和是不是耿直、敢不敢怼人没有关系。我们都乐见姐姐们在舞台上发光发热,但她们的可贵之处是历经沧桑后的淡定,是过尽千帆后的从容,是对人生的深刻认识。

别给中年女性贴上另一个标签,营造另一种刻板印象——姐姐们全都是美丽、有钱、成功的,整天忙着“乘风破浪”。从完全无视中年女性到过度包装中年女性,是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。文艺创作,总该回到现实生活中来。

标签:,

Related Post